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详细内容
  本类信息阅读排行榜
·今年世界环境日主题:“水——20亿人生命之所系”
·关于开展2003年全国水利系统“安全生产月”活动的通知
·“小天鹅杯”水资源保护知识竞赛试题
·部长们关注什么
·我社副社长纳入水利部公开竞争岗位
·《中国水利报》报道我社参展世界水论坛活动
·水利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知识竞赛结果揭晓
·水利出版展现治水新思路 我社展台亮相世界水论坛
·水利部 国家计委发布《建设项目水资源论证管理办法》
·我社参加第三届世界水论坛图片专辑
·一次水利形象的集中展示——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参展第3届世界水论坛纪事
·简论水力发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4问小水电
·我国环保官员的生态观何时能突破行业局限?
·剖析某些人“我们很不放心”三峡的原因

论水力发电的比较优势

水电知识网 〔2012-3-21 11:34:00〕   汤鑫华   来源: 水电知识网  

摘要:客观而全面地认识水电的利弊,对于水利事业、能源工业和经济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本文通过比较分析法和因素分析法,从资源禀赋、经济价值、社会价值、环境价值、开发能力等角度,阐述了水力发电与其他发电形式相比的比较优势;并说明,如果放着技术成熟、条件优越、效益良好的水电不开发,而以更高的代价、冒更多的风险去大力开发其他非化石电源,无论从经济、环境还是社会角度看,都是不合理的。本文首次完成了五种主要发电形式的比较分析。

关键词:水力发电;比较优势;火力发电;风力发电;核能发电;光伏发电

当前,我国出现了大跃进式地开发风电、核电、光电的热潮。这对我国改善能源结构、实现减排目标、应对气候变化和转变发展方式等都有好处,在一定程度上讲是必要的、值得肯定的。但在开发这些能源的同时,我国应当加快开发身为非化石能源主力军的水电,因为水电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

1 水电资源具有独特的自然禀赋优势

1.1 我国水电资源总量举世无双

众所周知,我国水电资源的蕴藏量位居世界第一。根据2003年推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力资源复查成果》[1],我国水电资源的理论蕴藏量为6.9440亿千瓦(装机容量)、60829亿千瓦时(年发电量),技术可开发量为5.4164亿千瓦、24740亿千瓦时,经济可开发量为4.0180亿千瓦、17534亿千瓦时。其中,当年查得的100千瓦~5万千瓦的小水电技术可开发量为0.6759亿千瓦、2997亿千瓦时。而2009年“水利部农村水能资源普查”得出的相应结论为1.2803亿千瓦、5350亿千瓦时[2],这使我国小水电资源的蕴藏量提高了八成左右。上述数据还不包括装机容量小于100千瓦的微水电,我国微水电的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还有数千万千瓦。不管从大中水电还是从小微水电来看,我国水电资源的储量均居首位。

1.2 我国待开发水电资源具有规模效益和多重效应

我国待开发的水电资源不仅总量庞大,而且具有明显的天然优势。主要表现在:

其一,开发水电往往就是发展水利事业,从而在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迄今为止,我国建设的大中型水电工程几乎都是兼具防洪、灌溉、供水、航运、养殖等多重效益的水利枢纽,这些工程在防汛抗旱减灾、优化水资源配置格局、保障粮食安全和改善生态环境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其二,我国尚未开发的大中型水电资源基本上集中在西南地区。这些水电大多具有水量丰沛、落差巨大、单机容量很大、单位投资较低、移民数量很少等特点,具有很好的技术条件和比较优势,容易实行大规模开发和梯级开发;只要合理规划、有取有舍、科学运用,完全可以取得超出已开发水电的综合效益。如果把这些水电开发出来,必将有利于改善我国的电力结构和能源结构,有利于改善西南地区的生态环境,有利于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有利于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有利于促进少数民族的文化繁荣。

其三,我国尚未开发的小微型水电资源遍布于广大的农村。实践证明,合理开发小微型水电资源,能够解决农村和山区的用电问题,把广大农民带入电气化时代;能够保障特殊自然灾害情况下偏远地区的应急供电;能够显著地促进农村特别是偏远地区的经济发展;能够大幅度改善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能够使农民改变依靠砍伐树木来满足能源需求的习惯做法,从而促进节能减排、保护生态环境。

1.3 经济发达国家都有较高的水电开发率

Alison Bartle等人[3]的研究成果显示,2007年全球水电装机容量达到8.484亿千瓦,约占全球技术可开发总量的32%;年发电量3.045亿千瓦时,占全球技术可开发总量的20%左右。在水电开发较多的国家中,发达国家明显处于优势地位:2006年底瑞士已开发的水电约占技术可开发量的87%,日本84%,美国82%,法国和挪威均超过80%,德国73%,加拿大65%。世界上有22个国家水电发电量占总量的80%以上,53个国家超过50%,巴拉圭100%,挪威99%。相比之下,全球不到1/3,整个亚洲为34%,整个非洲不足8%。几年过去了,上述数据会有一些变化,但只会更好。

世界范围的实践证明,一个国家只要具备必要的开发能力,就会开发水电;国家越发达,它的水电开发率就越高;经济比较发达、环境比较优美的欧美国家的水电开发率普遍较高,而经济相对落后、环境相对较差的亚非拉各国的水电开发率大多较低;除非其水电资源已经没有技术或经济上的开发条件,发达国家没有几个真正停止了水电开发,开发率高的正在设法提高发电能力,开发率低的正在提高装机容量。

2 水电在发电资源中具有突出的经济优势

一个多世纪以来,之所以世界各国不遗余力地开发水电,是因为水电不仅相对容易开发,而且确实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这个价值究竟有多大,国内没有多少文献给出明确的、量化的答复。不过,如果只是为了在不同类型的电源中间进行比选,我们只要说明水电与其他电源的相对优势,就能大致做出判断。

2.1 水电比诸火电

与火电相比,水电的经济优势是众所周知的。统计表明[4]19801996年,水电以15.3%的发电量,为电网创造了57%的售电利润;火电发电单位成本约为水电的3.3倍;火电售电单位成本约为水电的2.65倍;水电售电单位利润平均是火电的7.6倍;水电平均成本利润率是火电的20倍,可见水电的发电效益相当显著。用水发电是可以循环往复地进行的,一年就可以进行很多次,而且水能几乎能够全额转换成电能。而煤炭是不可再生的,且其发电的热效率只有38.11%,热电联产也只能把火电的整体能源转换效率提高到42.05%[5]李香云[6]的比较分析也表明,在能源转换效率和生态环境效应方面,水电比煤电有明显的优势。

上述结论来自中观层面。从微观层面看,水电站的厂用率(电厂本身的用电量与其总发电量之比)平均为0.25%,而火电厂的厂用率平均为7.5%。换言之,水电的厂用率只有火电的1/30;同样的发电量,火电厂的对外供电量要比水电站的少7.25%。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全国火电的上网电价平均约为0.36元/千瓦时,而水电的约为0.26元/千瓦时。尽管如此,火电厂大多亏损,而水电站大多赢利。

沈菊琴[7]以华电国际与长江电力的实证分析证明,水电企业的经营优势大于火电企业。如果考虑用于脱硫、脱硝、除尘等方面的环保开支(约占总造价的1/3以上),火电、水电的单位造价大致相近。但在运行成本方面,火电的平均单位运行成本约为0.19元/千瓦时,其中燃料成本超过六成(这是2007年以前的情况。近年来,电煤价格成倍增长,而电价基本稳定,因此燃料成本的绝对值和相对值都在显著上升);而水电的则为0.040.09元/千瓦时,具有十分明显的优势。对于具有1000万千瓦运行负荷的电网,采用抽水蓄能火电联合系统与采用纯火电系统相比,可以每日节省用煤1151.78吨、增加备用容量10万千瓦;节省固定资产投资51.4亿元;每年节省固定运行费用1.2752亿元;显著提高系统可靠性。

2.2 水电比诸核电

核电与水电的相同之处在于:都是不排放有害气体的清洁能源;都需要较长(58年)的建设周期和较大的建设投资;对电网而言,都具有很强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如果计入外部环境成本,二者都是经济性优于火电的廉价能源。

但基于下述原因,至少在最近十年内,我国都应当在优先开发水电的基础上开发核电:其一,核电的开发成本和运营成本明显高于水电:某核电站每千瓦的造价为1500美元[8](约合人民币11400元)、每千瓦时的年运行费为1.68美分[9](约合人民币0.128元,此为美国核能协会公布的较低值,仅含核燃料、运行与维护费用;实际上比诸其他电源,核电在计算运营成本时除了这些费用外,还应将其乏燃料管理、电厂退役和最终废物处置费用计入内部费用),而同期水电分别约为8000[10]0.040.09元;其二,核电技术至今主要依靠进口,且路线分散而不成熟,核心技术会在一定时段受制于人;其三,核电存在安全性与公众接受性问题,虽然发生核泄漏的概率极低,但大规模建设核电必然增加其可能性和公众的担忧,2011311发生的日本东海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核泄漏一度导致世界民众陷入核恐慌状态,许多国家因此延缓、中止或者修改了核电开发计划;其四,我国核电原料有限,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必须依赖进口,这可能意味着其来源存在风险且成本很高;其五,核电的能源转换率也是很低的:第二、第三代核电对核裂变燃料的利用率只能达到1%左右,据说第四代核电技术可以使其大幅提高,但何时能够应用尚不确定;其六,与水电相比,我国核电研究、设计、制造、建设、运营、管理等各方面的人才都严重缺乏,短期内无法满足大规模开发核电的需要。不容忽视的是,我国现有核电站上网电价普遍高于每千瓦时0.40元,因为它们要么事先就设定向香港供电、要么有政府支持。如果按火电的平均电价上网(不要说比肩水电了),现有核电站必将陷入亏损的困境。多年来我国核电发展缓慢,主要是因为其成本明显偏高。随着技术的进步、国产化率的提高,成本会有所下降,但总体状况短期不会有根本变化。

2.3 水电比诸风电

风电清洁无害、资源丰富,是当前我国发展速度最快的能源。最近几年,我国风电装机的增长速度一直高达100%左右,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比诸水电、火电、核电,风电像光电一样,还是社会公众不大反对的电源。根据规划,2020年我国风电的总装机容量可能达到1.5亿千瓦甚至2亿千瓦,成为紧随火电、水电之后的第三大电源。

风电的问题在于:其一,它的成本仍然明显超过火电,达到每千瓦时0.50.6元,更不要说大大超过水电了,因此一直而且还将长期依赖于财政补贴;其二,风电具有典型的间歇性和不稳定性,直接上网必将威胁电网的安全,否则需要大量投资用于建设配套调频调峰电站或者改造电网;其三,我国风电资源大多远离负荷中心,甚至远离电网,充分利用面临很多经济和技术上的难题;其四,国内外风电开发技术尚不成熟,我国更缺乏适合本国资源的风机[11]和相关技术,主要依靠进口。鉴于上述原因,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风电不可能取代水电的地位;出于减排的需要,我国可以快速发展风电,但首先应当大力发展经济上更合理、调度上更灵活、技术上更成熟的水电。

2.4 水电比诸光电

有一种言论预测:50年后,人类的能源需求将基本上依靠太阳能。这是令人向往的,而且有一定的可能性。说到底,地球上的能源几乎全部来自太阳。地球每天“沐浴”在太阳的光辉里,却要消费大量能源来抵御阳光的照射,这迫使人类加速科技进步,以使阳光更多地为人类造福。自从开发光电至今,人类没有花去多少岁月,但已经发现了很多科学规律,发明了很多应用成果,而且这种发现、发明的进步速度越来越快。因此,50年后,人类主要依靠太阳能来满足自己的能源需求,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如果还有什么电源可以与其竞争,或许只有风电,以及与水利密不可分的水电,除非人类发现发明了其他我们尚不确知的理想能源。问题在于,眼前的50年,人类怎么办?现实情况是,光电在价格上还很昂贵,在适用范围上还很狭窄,显然只能作为能源和电力的“新手”和配角。直到最近,光伏发电的上网电价仍然不能低于每千瓦时1.00元,否则光电企业就会亏损。这与水电的平均上网电价(每千瓦时约0.26元)有几倍之差。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光伏发电的能源转换率只有不到30%。迄今为止,我国实际投入商业运营的光电装机容量估计总共不超过200万千瓦。就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光电也还没有像水电那样大规模开发的现实可行性。我国很多已建和规划的单座大型水电站都能在发电规模上超过现有光电的总和,在经济效益上也都能表现出明显的优势。

2.5 计入全部成本后水电仍然最有经济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讨论水电的经济优势时,只考虑其发电收益这种直接的经济价值了。其实水电还能产生许多间接的经济价值,有些是可以量化的,如水产养殖、旅游娱乐、城乡供水、水上航运;有些是难以量化的,如电网调节、防汛抗旱、经济拉动、农业灌溉。

不可否认的是,水电开发可能产生人数众多、处理复杂的移民问题,有的还会在某些方面造成负面的生态环境影响。对此,政府和企业要予以妥善处理。从经济角度讲,移民问题实际是利益问题,处理移民问题就是增加开发成本;应对负面环境影响也要付出经济代价。理论和实践都能证明,只要享受与火电一样的上网电价(而不必像核电那样需要特殊政策,更不需要像风电、光电那样请政府给予巨额财政补贴),水电在足额支付全部移民成本和可能发生的环保成本后,仍然具有火电、核电、风电、光电所不可比拟的经济优势。开发风电、核电、光电对于减少化石能源的比重、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是有益的,也能有效促进相关科技水平的提高。但若从事这类开发的行业企业大幅度和长时间地依靠政府补贴来取得经营利润,对整个社会来说显然是不可取的。

值得指出的是,由于一些客观原因(例如能源生产模式、气候变化方面的原因),几乎所有的能源都与水有着密切的关系[12],它们在生产过程中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资源。唯一例外的是,水电在运营过程中并不消耗水。

3 水电开发具有特殊的外部效应和社会价值

我们在讨论水电的经济价值时,只是简单地提到了水电在发电收益以外的一些正面作用。实际上,这些作用更多地表现为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或者,即使属于经济价值,也难以用货币进行量化计算。本节从发电收益以外的经济价值、社会价值两个方面考察一下水电具有的众多特殊作用。

3.1 防洪抗旱作用

具有一定规模的水电工程,特别是筑有水坝、形成水库的水电工程,大多是具有多重效益的综合性水利枢纽。一般来说,这些效益中包括防洪、抗旱、减灾的作用,这正是因为水库能够调节天然来水的时空分布。水电工程的防汛抗旱功能具有典型的公共物品的特性,由此产生的减灾效益为相应范围内的全部社会单位和个人所共同享有。这些效益常常十分显著(有时远非发电效益可比,譬如,它可能挽救成千上万个居民的生命),但难以被量化,社会也很少给予补偿。实践中,只要有需求,发电方面的用水调度往往要让位于防汛或者抗旱方面的用水调度,因为后者事关当地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3.2 城乡供水作用

很多水电工程具有城乡供水作用。所谓城乡供水,是指水库向城镇和乡村的工矿企业、机关单位和居民生活供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种供水一般都是有偿的。但有些收费,如城乡居民生活供水的收费,低于其产生的效益或者为此支付的成本,使其具有公共物品的特性。同防洪抗旱作用一样,水电工程的这种功能是其他电源所不具有的,人们在考察水电的经济价值时也往往将其忽略。实际上,如果计算水电项目的内部收益率,城乡供水方面的效益往往是相当可观而且具有成长性的内部效益。

3.3 农业灌溉作用

大多数水电工程具有农业灌溉功能,这也是其他电源工程所不具有的作用。水轮机发电并不消耗水量,但农业灌溉的用水基本上为农作物所吸收,或者渗入地下、蒸发升空。农业是全社会消耗水量最多的经济部门。但灌溉用水的价格是很低的,灌溉效益更多地表现为社会效益而不是水电工程的经济收益。

3.4 水上航运作用

建设水坝,形成水库,一方面可以在库区形成宽深的水运航道,一方面可以通过水沙调节来显著改善坝址下游的通航条件。因此,在可以通航的河流上兴建的水电工程往往具有显著的水运作用,能够产生良好的内部收益和外部效益。一些河段因此诞生了水上航运业。这一点在水量丰沛的南方河流、黄河中上游和东北地区表现得尤为明显。

3.5 水产养殖作用

水坝水库可能阻隔一些洄游性鱼类的洄游通道,但更会为水产养殖提供宽广的水域。水库的出现也促进水鸟等野生物种的生存和发展,这又会增加水产品的产量,为其他水生生物提供新的、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事实上,绝大多数水库都成了当地重要乃至最大的水产养殖基地。

3.6 旅游娱乐作用

水电开发对风光景观的影响总体上是正面的、显著的。虽然工程施工会破坏坝址的原有景观,水库蓄水会淹没库区一些原有景观,或使其奇险程度下降;但工程本身和水库水面往往形成新的湖泊、港汊,并且改善库区原有风光,使其山更青、天更蓝、水更秀,并且增加水上旅游、娱乐等方面的新功能。可以说,水库的出现往往使当地的风光更胜一筹,并催生出新的旅游娱乐场所。目前,我国大多数已建大中型水电工程特别是其库区,都成了当地生态良好的旅游胜地。国家水利部因此命名了上千处“国家水利风景区”,有些大坝(如三峡工程大坝)或水库(如新安江水库,即千岛湖)还成了国际知名或我国5A级的旅游胜地。

3.7 文化促进作用

水电工程对文化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影响也是显著的。河流生态系统具有一定的休闲娱乐功能[13],建坝会在一些方面降低河流生态系统的文化价值,但也在另外一些方面丰富和提升其文化价值,而且提升的作用大于降低的作用。水电建设还可以在较大范围内改善当地的交通条件,改变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使贫困地区迅速跨入现代文明,使当地的社区文化、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得到发扬光大,使当地的社会发展与先进地区的差距缩小[14]

4 水电开发总体上具有正面的环境价值

近些年来,水电开发受到明显掣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有些人认为水电开发对生态环境有很大的破坏作用。一些言行成功地“绑架”了社会舆论,使其不能正确地判断水电在环境方面的利弊;甚至成功地“绑架”决策意志,使其不能单凭科学结论来取舍水电。

根据笔者的分析,水电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涉及下述11个方面:陆地淹没、河水流态、河流泥沙、水生生物、陆生生物、大气气候、地质灾害、文物古迹、风光景观、卫生健康、工程建设[15]。大量研究表明,这些不同方面的影响多数是同时有利有弊的,有的是利大于弊,有的是弊大于利;利弊相抵的结果,有些方面的整体影响是正面的,有的是负面的;对于整体影响为负面的,一般都可以进行人工干预或补偿,使其结果变成正面影响,即使不能完全消除负面影响,也可以使其大大减轻。上述各种因素叠加之后,水电对环境的综合影响是正面的,利大于弊[16][[17]。实际上,作为一种水利工程,水电工程是一种不可替代的环保工程。

一般来说,人类活动都会对生态环境产生扰动,电源开发也不例外。在各种电源中,火电、水电对环境的影响比较显著,不同的是,火电严重污染环境,而水电在综合各种扰动后通常是改善环境的;风电、光电对环境的直接影响较小,但在现有技术条件下,这些影响大多是负面的;核电对环境的直接影响通常也不大,但它对生态环境和人类安全存在严重的潜在威胁,一旦发生核泄漏,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当然,较之火电,风电、核电和光电像水电一样,在环境保护上具有明显的正面替代作用。但若全面考察水电在调节水资源时空分布、防汛抗旱减灾等方面的独特作用,人们有理由相信,水电是各种电源中唯一直接对环境保护具有正面作用的电源。只要运用得当,它不断能够满足电力需求,而且能够显著地改善美化生态环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推动社会进步繁荣,是当前人类能够规模利用的所有能源中唯一兼具良好经济价值、环境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能源。

5 我国拥有一流的水电开发能力

百年水电开发实践不仅使我国成为世界水电装机第一大国,也使我国拥有世界一流的水电开发能力。这主要表现于下述几点。

5.1 我国拥有最具实力的水电开发队伍

从勘测规划、科研设计、教育培训到施工调度、设备制造、经营管理,我国水电开发队伍不仅门类齐全,而且数量庞大。这支队伍分布于从中央到省地县的各个层面,从东北到西南的大部分县市,甚至遍布世界各大洲,形成的法人单位多达数十万个,人员规模数以百万计。中央层面有各种实力强大的设计企业、开发企业、施工企业、科研院所、大专院校;所有省份设有资质、人数可观的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和科研院所;许多县市设有类似的勘测设计院室;相当一部分省份乃至县市建有主要由中小型水电站形成的地方电网。

5.2 我国拥有世界一流的水电科技水平

我国在水电开发的各个环节、各种条件、各类开发方式、各种水坝坝型上都有成龙配套、成熟实用的科研成果和应用技术,创造了许多复杂和尖端条件下开发水电的科技成果和创新纪录。可以说,我国现在是世界上唯一拥有几乎全部成熟水电开发技术的国家,开发任何规模和类型的水电工程几乎都不存在克服不了的科技障碍。

5.3 水电拥有最为成熟的开发科学技术

与火电、风电、核电、光电等各种电源相比,我国拥有的,或者说,世界拥有的水电开发技术,是最成熟的。核电的技术拥有较长的历史,但无法与水电相比,而且仍然处于从第二代向第三代乃至第四代进步的阶梯上。风电、光电的技术进步实际上才刚刚起步。火电建设技术本身是比较成熟的,但在洁净燃煤技术、脱硫脱硝技术等方面还有大量难关需要克服。积极应对技术不成熟的问题可以刺激技术创新,促进科技进步和人才成长,但对时不我待的能源安全保障、节能减排降耗、气候变化应对来说,可能意味着时间的拖延乃至目标的落空。

5.4 我国拥有全面丰富的水电开发经验

我国水电开发队伍拥有几乎所有坝型、所有机组、各种水头、各种地形的水电工程设计、建设、运营和管理的经验,是全世界实力最雄厚、经验最丰富的队伍。目前,全世界在建的水电工程,无论大中型还是小微型的,一半以上由中国人在承建。

6 结语

对于电力需求来说,火电已被实践证明是污染环境最为严重的一类电源,国际社会正在千方百计地减少火电的比重。我国煤炭资源丰富且易于开采,火电主导电力结构的局面一时难以发生根本改变,但政府和企业也在不遗余力地开发清洁的电源。在各类清洁电源中,核电、风电、光电都有较好的发展前途。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水电仍将是经济上最合理、技术上最成熟、规模效益最突出、社会价值最丰富的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对气候变化应对和节能减排降耗具有突出的促进作用。考虑到水电开发在我国往往还是必不可少的水利事业,因此,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应当在妥善保护生态环境和处理移民问题的前提下,毫不犹豫地大力开发水电,直到技术上、经济上、生态上可开发的水电基本完成开发。


参考文献

[1]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主编. 中国水电60[M]. 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 2009.

[2]  水利部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编著. 中国小水电60[M]. 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2009.

[3]  Bartle, Alison, Taylor, R.M.. Hydropower & Dams World Atlas and Industry Guide [M]. Sutton: Aqua-Media International Ltd., 2008.

[4]  沈磊. 我国水电发电效益的定量分析[J]. 水力发电, 2000, (4): 7-8, 15.

[5]  周小谦. 关于十二五电力科学发展若干问题的探讨[EB/OL]. 中国电力网. (2009-04-23) [2009-10-11] http://www chinapower.com.cn/newsarticle/1091/new1091187.asp.

[6]  李香云, 杨力行. 煤电与水电能源转换中的生态环境效应对比分析[J]. 水利发展研究, 2006, 6 (5): 27-30.

[7]  沈菊琴, 孙薇, 沈城吉, 蔡烨. 水火电企业经营优势比较[R]. 水利学报, 2007, (增刊): 624-629.

[8]  刘叶志. 基于国民经济评价的我国核电发展思考. 电力学报, 2007, 22 (3): 301-304.

[9]  王玉荟, 王海丹. 核电的经济性[J]. 国外核新闻, 2009, (6): 28-32.

[10] 周尚洁. “十五水电建设项目造价水平分析[J]. 水力发电, 2007, 33 (6): 9-13.

[11] 陆宇. 中国尚缺乏适合本国资源的风机[N]. 中国能源报, 2010-07-05, (21).

[12] 白晶. “不读懂中国,就无法了解世界能源问题”[N]. 中国能源报, 2010-06-14, (7).

[13] Amigues JP, Boulatoff C, Desigues B, et al. The benefits and costs of riparian analysis habitat preservation: A willingness to accept/Willingness to pay using contingent valuation approach [J]. Ecol. Econ., 2002, 43 (1): 17~31.

[14] 刘启明, 谢毅. 中国水电开发调查大渡河流域之社会篇[RB/OL]. 中国电力新闻网. (2007-09-17). [2009-10-12] http:// www.cpnn.com.cn/zgsdkfdc/ddh/200709040 038.htm.

[15]   汤鑫华. 论水力发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J]. 水电与新能源, 2010, (5): 67-73.

[16]   潘家铮. 水电开发漫谈[J]. 水力发电学报, 2009, 28 (4): 1-4.

[17]   陆佑楣. 水坝工程的社会责任——论水坝水电站工程的生态影响和生态效应[C].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编. 水利水电百家论坛. 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2009.

稿件来源:《中国科技论坛》杂志2011年第10期。

扫一扫在移动设备打开当前页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
已阅读次数:380415(2018-11-22 0:14:00)
  相关信息
联系我们 | 征稿投稿 | 营销业务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c) 1998-2018 版权所有 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邮编:10003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D座(木樨地)  电子邮件:
电话:010-68317638(办公室),68367658(营销中心),68545874(科水图书销售中心)
传真:010-68353010(办公室),68331835(营销中心),68545873(科水图书销售中心)
京ICP备12040861号-1  营业执照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