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论坛 >> 详细内容
  水利论坛阅读排行榜
·简论水力发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论水电工程环境影响的应对策略
·论水力发电的比较优势
·农村集中供水良性运行若干问题的探讨
·对加快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的几点思考
·水坝与水污染没有必然关系
·用科学发展观探讨“生态优先”与“生态文明”之差异
·狭隘的“生态优先”阻碍着我国的科学发展
·德班之问,全球减排与政治博弈
·水库的泥沙淤积能提高水力发电效率
·4问小水电
·剖析某些人“我们很不放心”三峡的原因
·我国环保官员的生态观何时能突破行业局限?
·如何科学的解释三峡水库的蓄水和泄洪?
·水电开发与生态环境的思辨

水电开发与生态环境的思辨

白杨
水电知识网 〔2012-5-29 9:37:00〕   来源: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朋友,在看本文之前,请您先做一个深呼吸。知道吗,在您的一呼一吸之中,就在破坏生态:您吸进去的空气中,有大量氧气及大量微生物,但您呼出来的气里,氧气变成了二氧化碳,而且,里面的不少微生物死了。如果有人也给您加上破坏生态的罪名,您会接受吗?其实,人类的生产、生活等各种活动不论是建工厂、建土木工程,还是开车,都在破坏生态。

  但为何只要说到水利水电工程,特别是水电工程,人们第一反应是破坏生态,事实上,水利水电工程真是破坏生态吗?

一、李冰父子是破坏生态的罪人吗?

  公元前256年,李冰父子带领蜀国人民,修建了全世界至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
宏大水利工程-都江堰水利工程。这项工程主要有鱼嘴分水堤、飞沙堰溢洪道、宝瓶口进水口三大部分和百丈堤、人字堤等附属工程构成,科学地解决了江水自动分流(鱼嘴分水堤四六分水)、自动排沙(鱼嘴分水堤二八分沙)、控制进水流量(宝瓶口与飞沙堰)等问题,消除了水患,使川西平原成为“水旱从人”的“天府之国”。1998年灌溉面积达到到66.87万公顷,灌溉面积已达40余县。人们为了纪念李冰父子,建了一座李冰父子庙,称为二王庙。

  那么将经常遭受旱涝灾害的川西平原治理成为“水旱从人”的“天府之国”的李冰父子,是否是破坏生态的罪人?

  按伪环保人士们的定义,李冰父子绝对是破坏自然、破坏生态的罪人,因为原生态情况下,成都平原是经常遭受旱涝灾害的,而李冰父子竟然开山、开挖渠道完全破坏了“自然生态”,更重要的是,使得“水旱从人”,而不从天,这肯定是破坏自然生态、破坏环境!

  但如果真将李冰父子定罪为破坏生态,历史会答应吗?老百姓会答应吗?

  我们不能将一切改变自然的事情,都冠以破坏生态的罪名。生态旅游胜地新安江水库(千岛湖)的建设,的确改变了原来的生态(将陆地变成了水面),但一定就是破坏生态吗?建水库搞水利建设,是破坏环境还是有利于环境?受过大旱和大洪水威胁的老百姓最有发言权。

二、核电、火电、水电,哪个更环保

  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全口径发电量47217亿千瓦时,比上年增长11.68%。其中:水电发电量6626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的14.03%;火电发电量38975亿千瓦时,占全国发电量的82.54%;核电、并网风电发电量分别为874亿千瓦时和732亿千瓦时。

  中国要发展就要用电,除非我们回到原始社会去住山洞穿树皮。那么,核电、火电、水电、风电、包括太阳能,哪个更环保更实用?占总发电量96.5%的火电和水电,哪个更环保?

  核电:核电是清洁能源,发电稳定、上网电价与火电相当或稍高。但核电的核原料、核安全、核废料问题,一直困扰我们。中国是贫铀的国家,大力发展核电,我们的核原料从何而来;不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阴影,日本“3.11”大地震引发的核灾难,也让大家谈核电色变。而核废料的处理,是世界级的难题,据说,核电大国-法国也只能将核废料运至非洲处理,结果遭到非洲人反对。据说,世界上正在大力研发核聚变能源,规划50年后才能投入商业开发。

  火电:火电不是可再生能源,也难说是清洁的。火电的发电量目前占中国总发电量的80%以上,火电的上网电价比水电高,但比太阳能低,比风电也低。火电要消耗一次性的化石资源,不论是煤、石油、还是天然气,同时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等,是造成全球气候异常的公认原因;烧煤排放的二氧化硫等也是酸雨以及大气污染的罪魁祸首。先不说中国煤、天然气,特别是石油不多(也许50年以后,我们的孙辈们会说:爷爷奶奶们,你们为何要总干吃祖宗饭、断子孙粮的事,干吗放着可再生的清洁能源不开发,非要大力挖煤),也不说采煤过程中的矿难,将化石资源采空后,山西许多地方的塌陷(含断水)处理,就是难事。而将北方的煤运至南方发电,也占用许多运输资源。
几亿年才形成的化石资源,有许多化工和民生用处(煤和石油有几百种产品),只用于发电,太可惜了。

  太阳能:太阳能是可再生清洁能源。但太阳能成本高、上网电价最高,生产发电用的晶硅污染大,所以,发达国家目前也是慢慢来,做好规划。远期,太阳能是不错的选择。

  风电:是可再生清洁能源。其上网电价比较高,仅次于太阳能,但风电不稳定(电网称之为垃圾电),因此电网调度不积极,而且,冬天风大时,与热电抢负荷。

  水电是可再生清洁能源,其上网电价是所有发电电源中最低的,还有开停机灵活、调峰能力强、与热电进行丰枯(夏冬)补偿的特点。同时,大中型水电工程往往伴有防洪、航运、供水(灌溉)、养殖、旅游等综合效益(比如三峡工程)。但由于其淹没大、截断河流、初期引发小地震、初期造成库岸不稳定,引发不少争论。至于说水库引发旱涝灾害、引发汶川地震这种板块型地震、水库是蓄枯排洪(即枯水期蓄水,洪水期排水),那是无稽之谈,是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造谣之词。这些不停地给三峡工程按上莫须有罪名的人,还不停地造三峡工程的谣:什么“三峡大坝质量差,裂缝可以伸进去一个成年人的手掌”(其实三峡大坝的质量100%合格,优良率也到80%以上,最大的裂缝只有0.1MM)、“白暨豚撞死在三峡大坝下”(其实葛洲坝在三峡大坝下游,洄游不了的白暨豚要撞也是撞死在葛洲坝大坝下面)、“经过计算,三峡水库的总库容只有216亿立方米”(其实,水库库容是通过地形测量实测出来的,理论计算是算不出来的)

  总的来说,水电开发利大于弊,世界各国都优先开发水电。有人对水力发电不了解,就武断地认为:水力发电与火力发电一样,水电要消耗水,就像火电要消耗煤一样。其实,水力发电不消耗水量,只利用水能。

  中国水电资源丰富,同时建设水利水电工程有许多综合效益,在全世界减排压力下,目前大力开发水电是不错的选择(温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就要求积极发展水电)。有综合效益的水利水电工程不仅可以发电,更可以抵抗旱涝灾害,增加航运量(三峡工程投运后,货运量增长了6倍,航行也安全了)、以及有防淤、防凌、旅游、养殖等综合效益。

  将来技术发展了、成本降低了,也可以大力发展太阳能、风能、和核聚变能。对于将地球上几亿年来慢慢形成的化石资源一把火烧了的火电,还是不要太快发展。

  客观地评价,水电比火电清洁、也更环保,而且是可再生能源,但为何水电比大量消耗不可再生化石资源、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及其它污染物的火电挨骂更多呢?而且,将老祖宗留下来的化石原料一把火烧了的火电,上网电价比清洁可再生的水电上网电价高。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对水电者,基本上是反环保者。因为他们不让清洁可再生的水电发展,就必然促使政府去建更多更不环保的火电。

  奇怪的是,伪环保人士们的不实言论(而且总是那几个对水利水电工程半通不通、对水利水电工程有“刻骨仇恨”的人,在发表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总能在中国的各大门户网站上看到,而客观评价水利水电工程的文章,各大门户网站上鲜有踪迹。

三、白暨豚VS几千万老百姓的生命,如何取舍?

  1998年,笔者曾在大河流域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与世界自然基金会的专家曾有过交流,世界自然基金会的专家说:你们中国人建三峡大坝截断了长江,让白暨豚无法洄流,其种群可能灭绝(其实,从工业革命到现在,平均每小时有一种物种灭绝,其中70%是发达国家所为)。我说:截断了长江的首先是葛洲坝电站(可惜当时没有留鱼道),中国人建三峡,首先是为了防洪,是为了保护江汉平原上几千万老百姓免受洪水危害,因为1931年和1935年洪水曾淹死约30万人,1954年洪水,曾淹死3万人,并使1888万人受灾。如果您是中国的管理者,在几千万老百姓的生命与白暨豚种群的保护之间,您会作何选择?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专家无奈地说:几千万老百姓的生命不是一件小事。

  反坝派说:由于建水库,长江里的家鱼减少了90%。其实,建坝对洄游型鱼类有影响,但对家鱼是福音。在浙江新安江水库(千岛湖)、湖北隔河岩水库就是例证,水库里的鱼多。而目前江河里家鱼少的主要原因是过度捕捞、污染严重;在农村,二、三十年前有鱼的小水沟、小水塘、农田里,由于农药及化肥的过量使用,现在鱼迹难觅,反而是农民几十年前修的中小水库成了家鱼的避难所。

  修水库后,就像山区修公路一样,会对库岸有一个扰动作用,但3-5年后,会慢慢稳定(就像婴儿出生时,母亲会剧烈阵痛,甚至于难产,但不能因此不让婴儿出生)。同时,在建大型水库的同时,一般都会斥资监测和治理有可能滑波的区域(三峡库区的监测和治理投入上百亿元,这才确保从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以来,没有出现因蓄水导致的大的滑坡事件)。而且,原来自然状态下不断切割山底和河谷的水能,被用来发电后,对岸坡的稳定是有利的,也就是说,其对河谷的切割破坏作用大幅减少了。

  作为大河流域防洪体系,上面修水库拦洪,中游修堤防,外加建蓄洪区,下游疏浚河道,每样都不能少。经过多方论证,三峡水库的防洪作用无法替代。

  那么,为了防洪、为了江汉平原上几千万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必须修建三峡水库,而且三峡工程在防洪、发电、航运、生态供水等方面有巨大的效益,就应该客观的看待三峡水库建设带来的弊端。不能因为建三峡带来的一些小弊端(相对于三峡巨大的防洪效益来说,相对于江汉平原上几千万老百姓的生命来说),就无限夸大。

  就像一个人得了癌症,不做化疗就会死,但做了化疗就会有掉头发、恶心等副作用。我们不能因为化疗有掉头发、恶心等副作用,就不给癌症病人做化疗,更不能只记得化疗的副作用,而将其救命的主要作用忘了。

  我们不能一边享受着87000座水库带来的好处(防洪、抗旱等),一边又对修水库带来的一点副作用夸大其词。如果没有87000多座水库将水浇地从2亿亩增加到8亿亩,13亿中国人连吃饭都成问题。

  如果没有官厅、密云等水库,北京人连喝水都成问题。目前,由于缺水,北京及华北平原上有一个巨大的地下水漏斗,原来挖一至二米就有地下水,现在要挖几百米甚至上千米才有地下水,这难道不是生态问题?
人如果连吃饭喝水都成问题,难道这不是最大的生态问题!

四、刘少奇同志是叛徒内奸工贼吗?

  叛徒内奸工贼是人皆可诛的罪名,当刘少奇同志被按上“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时,被打倒是理所当然的。但问题是:刘少奇同志是叛徒内奸工贼吗?历史证明,刘少奇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刘少奇同志为共产主义事业战斗了一生。他是受到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爱戴的、久经考验的、卓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摘自“邓小平副主席在刘少奇同志追悼大会上致悼词”)

  同样,一个“引发汶川地震、2008年南方大雪灾、2010年西南干旱、2011年南方干旱,导致重庆和四川不停遭受旱涝灾害、导致全国甚至于全世界气候异常”的三峡工程,的确祸国殃民,也的确应该被炸掉!但问题是:三峡工程是引发这些自然灾害的罪魁祸首吗?稍微有一点自然科学知识的人,都不会认为三峡工程是引发这些自然灾害的罪魁祸首(无数事实证明、绝大多数地质学家气象学家也发表观点:三峡工程不是引发这些自然灾害的罪人。是印度板块冲撞欧亚板块导致汶川地震;水电是减排二氧化碳的主力,是阻止气候异常变化的功臣)。但为何总有人要将三峡工程与这些自然灾害联系在一起呢?这不仅仅是缺乏自然知识的问题,而是心怀叵测的问题。

  伪环保人士们总提2004年2月中旬,国家发改委上报国务院的《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未获通过,温家宝总理对规划的批示是「对这类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且有环保方面不同意见的大型水电工程,应慎重研究,科学决策」;而不提2005年7月从云南考察回京的温家宝总理指示发改委、水利部、环保部等相关部委,要求对怒江工程加紧进行论证,尽快拿出自己的意见。更不会提2010年4月温家宝第3次赴西南考察旱情时对老百姓说:我来看望大家,与大家一起商议如何把当前的抗旱工作搞好,把长远的水利建设搞好。要求“大中小水库统筹考虑,水库、塘坝、水窖相互补充。做到有水存得住,没雨用得上。要把水利建设与生态建设、石漠化治理结合起来,加大投入,尽快实施。力争苦干几年,从根本上增强抗御自然灾害能力。”伪环保人士更不会提,温家宝总理在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积极发展水电。

  水电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功臣,却为何总被某些人妖魔化或者栽赃成导致气候异常的罪人?

五、小水电管理不善就该全盘否定水电吗?

  有人说: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腐败,就不应该搞。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中国许多行业都有腐败都应该关门。比如有腐败的房地产、交通、金融,甚至于医疗、教育行业都要关门?没有哪个农民会因为地里有害虫而不去种庄稼,尽力杀虫就是了。

  有人说:引水式电站会导致局部河段缺水,所以,小水电不能干,甚至于水电都不能干。其实,这是管理问题,只要确保下放生态流量就行(只要将小水电的上网电价提高一些,让水电项目有钱搞好生态保护,并在大坝上安装工业监控电视即可)。我们不能因为有些小钢铁厂违规甚至于违法建设和运行,就全盘否定钢铁行业,并要求宝钢、首钢、武钢等大型钢铁厂都关门。

  水库移民是大问题,但水库移民也是改变移民生产生活条件的好机遇。政府可以结合生态移民、新农村建设,开发清洁可再生能源实行以电代柴等政策,统筹解决水库移民问题(见《和谐大移民 湖北省在建潘口水电站移民纪实》)。

六、发达国家都优先开发水电、积极兴修水利

  西方发达国家都优先开发可再生的清洁水电,其水电资源开发率基本上都在80%以上,其大江大河的防洪标准都能达到100-200年一遇。而中国的水电资源开发率,到2011年底也才到42%,大江大河的防洪标准也比发达国家低,没有建三峡工程前,长江荆江河段的防洪标准只有十年一遇;没有在黄河上修大型水库前,黄河更是“十年一决口、一百年一改道”。

  美国田纳西流域位于美国东南部,是美国第五大河。流域面积10.6万km2,流域多年降雨量为1320mm。田纳西流域管理局(TVA)共建有水库54座(田纳西河干流许多水库都是梯级水库,水库首尾相连),其中有防洪库容的水库有35座,总防洪库容约为145亿m3,占流域年径流总量的25%左右。水库的兴建大大减轻了流域的洪灾损失,据统计,多年来,防洪减灾效益约50亿美元,仅1973年TVA的防洪措施就为当地减少了5亿美元的损失,防洪建设资金投入与效益比为1∶6。目前,流域的防洪标准达到了百年一遇。TVA法规定,航运是TVA的第一职责,实际上,成立TVA最初的宗旨正是改善田纳西流域的航运条件;防洪居第二位;第三才是发电。在1933年TVA成立初期,只有威尔逊水电站和另外一座火电厂。经过60多年发展,目前TVA共拥有电站44座,总装机容量约为3200万kW,其中水电站30座,装机容量456.3万kW,占14%; TVA的电力系统共拥有输电线路28000km,并和其它电力系统联网运行,交换电力电量。目前的田纳西流域,蓝天白云、生态环境良好,每年去田纳西沿岸度假旅游的人超过6000万人次。

  科罗拉多河,世界上开发利用程度最高的河流。科罗拉多河是美国西南部的生命线。1935年胡佛大坝建成,成为罗斯福新政的标志性工程,也宣布科罗拉多河水资源开发进入一个发展期,20世纪中后期逐步形成了以米德湖(胡佛大坝)、鲍威尔湖(格兰峡大坝)等大型水库为龙头,以亚利桑那中心区供水工程、加州供水工程、科罗拉多-大汤姆逊河调水工程等为骨干的水资源综合利用体系。有效蓄水库容达760亿m3,为流域平均年径流量185亿m3的4倍多,基本可以拦蓄流域内的洪水泥沙,实现了科罗拉多河供水区的稳定供水。目前科罗拉多河年供水量达165亿m3,约占年径流量的90%,灌溉着流域内外约330万hm2农田,为从亚利桑那到加利福尼亚的数十座城市和2500万人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水源。没有科罗拉多河上的大型湖泊型水库就不会有美洲西南部“阳光地带”的崛起,也不会有洛杉矶、圣迭戈、拉斯维加斯等一大批新兴城市发展壮大。

  水电是清洁可再生能源,同时有防洪、航运、养殖、供水等综合效益,世界各国都优先开发,中国也不应该例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
已阅读次数:40001(2018-9-20 3:13:00)
  相关信息
联系我们 | 征稿投稿 | 营销业务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c) 1998-2018 版权所有 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邮编:10003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D座(木樨地)  电子邮件:
电话:010-68317638(办公室),68367658(营销中心),68545874(科水图书销售中心)
传真:010-68353010(办公室),68331835(营销中心),68545873(科水图书销售中心)
京ICP备12040861号-1  营业执照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