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论坛 >> 详细内容
  水利论坛阅读排行榜
·简论水力发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论水电工程环境影响的应对策略
·论水力发电的比较优势
·农村集中供水良性运行若干问题的探讨
·对加快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的几点思考
·水坝与水污染没有必然关系
·用科学发展观探讨“生态优先”与“生态文明”之差异
·狭隘的“生态优先”阻碍着我国的科学发展
·德班之问,全球减排与政治博弈
·水库的泥沙淤积能提高水力发电效率
·4问小水电
·剖析某些人“我们很不放心”三峡的原因
·我国环保官员的生态观何时能突破行业局限?
·如何科学的解释三峡水库的蓄水和泄洪?
·水电开发与生态环境的思辨

水电开发:综合效益“利万物”

水电知识网 〔2015-6-5 17:34:00〕   来源: 水电总院  
  “红河江水去悠悠,一层波浪三层愁。”一首民谣,唱出了贵州、广西两省区沿红水河岸1000多万贫困群众的辛酸。在中国的西南地区,像红水河流域一样的贫困地区还有很多,乌江、雅砻江、大渡河等河流从这些人迹罕至的“穷山恶水”中奔腾穿过,而生活在当地的居民只能靠天吃饭。贫穷和闭塞,成为了人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随着水电站的开发建设,这里人民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山高林密,但一条条公路还是顽强的延伸到大山深处;尽管荒无人烟,但是高耸的高压线塔还是“占领”了一个又一个山头。然后,汽车来了,电灯亮了,新房建了,医院、学校也修起来了,看病和上学再也不用翻山越岭了。笑容在当地人民的脸上逐渐多了起来,贫穷渐渐成为历史,幸福生活在招手。

  而这一切都是缘于水电。《道德经》曰:水利万物而不争,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助推居民脱贫致富,只是水电众多效益的一方面。水电开发不仅提供了清洁的电力,其防洪、供水、灌溉、航运等多种综合效益,更是为中国的经济腾飞发挥了重要作用。

  利民生:脱贫发家奔富强

  沿着大渡河这条岷江的最大支流顺流而下,可以看到起源地青藏高原的壮美,也能看到峨眉山的俊秀,还有海螺沟铺泻而下的冰川,以及大渡河边泸定桥的铁链。

  但也是在这里,由于地形复杂,大渡河流域为中国地质灾害高易发区,发现以滑坡和泥石流为主的地质灾害隐患点2212处,严重威胁着当地居民的生活安全。不仅如此,由于交通极为不方便,该地区作为中国第二大藏族聚居区,最大彝族聚居区,唯一羌族聚居区,大多数是边远落后的农村和经济发展欠发达地区。工作难、上学难,看病难等难题困扰着当地居民。

  但水电开发改变了这一切。

  随着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负责的沿江而下的瀑布沟、深溪沟等二十余个水电梯级工程的建设开发,区域经济被迅速拉动:沿河公路改建成较高等级的公路,极大改善大渡河两岸交通状况,提高两岸的开放程度。移民安置工程的实施,帮助解决建筑业、建材业和机械制造、冶金、电子技术等相关产业的发展,移民们也搬进了窗明几净的新居。

  以瀑布沟工程建设期间为例,数百亿元的移民资金注入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的产业发展和就业增长。根据测算,到2020年,仅实现投产的瀑布沟、深溪沟、龚嘴、铜街子、大岗山、猴子岩、枕头坝一级、沙坪二级、吉牛7个电站项目,每年就能为地方带来稳定的近28亿税收,因水电工程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能极大地改善地方发展水平,促进地方经济跨越式发展。

  同在该区域的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也助推民族地区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地处锦屏一级电站的“大沱”,是木里藏族自治县最偏远的村庄,锦屏工程开工的礼炮,使此山坡成为当地楼房盖得最多、班车开得最早、电话通得最快的地方。如今,小村庄变成了大集镇,商店、宾馆、餐馆鳞次栉比,集镇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当地彝、藏族同胞打手机、开摩托车乃至开小汽车的人越来越多。

  闻名攀西大地的磨盘山,是凉山州西昌市通往盐源、木里两县的交通瓶颈,此段公路山高路险,冬季时常结冰。官地水电站对交通公路在翻磨盘山路段原来的设计方案是改造307省道,但为彻底改善当地的交通条件,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在公路修建时,充分考虑当地政府的意见,改变原设计方案,决定打通磨盘山,采用3428米的长隧道方案,使公路距离缩短了15公里,通行时间减少了40多分钟,通行道路的海拔高程大幅降低,行车安全得到有效的保障,“一条长隧道”为一市、两县几十万人口提供了交通方便与安全。

  记者从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了解到,该公司在凉山彝族自治州境内的雅砻江开发项目建设总投资将累计达到1000亿元,在建设期内投入的巨额资金及其产生的增加值,对凉山州GDP增长做出突出贡献。工程建设的人流、物流、信息流也带动了整个地区的交通、运输、农产品生产、旅游、社会服务等行业快速发展,地方财政收入得到显著增长。水电项目建设也改变了当地少数民族很少外出的习惯,吸引了大量当地百姓纷纷到电站工地务工,大大增加了大地百姓的收入。

  利交通:黄金水道添成色

  水电不仅助力民生,水电站的建设也使得河流原本的航运条件得到了改善,更为经济发展添了一把柴。

  长江,中国内河运输的大动脉,也是联络东、中、西部的经济纽带,素有“黄金水道”之称。然而,从重庆到宜昌,历史上河道狭窄,水流汹涌,礁石林立,巨大的航运潜力得不到发挥,“黄金水道”在长江上游名不副实。

  但是,随着三峡工程的修建,曾经“西陵峡中行节稠,滩滩都是鬼见愁”的长江已经成为了历史。数字显示,三峡蓄水极大改善了库区航道条件,消除了坝址至重庆间139处滩险、46处单行控制河段和25处重载货轮需牵引段,航行船舶吨位从1000吨级提高到5000吨级,宜昌至重庆660公里航道等级从三级升级为一级,实现了全年全线昼夜通航。

  在此基础上,随着世界上规模最大、连续级数最多的内河船闸的三峡双线五级船闸的投运,长江的航运效果进一步得到了拓展。

  据记者了解,三峡船闸自2003年6月投入运行以来,到2013年5月31日的十年间,三峡船闸累计通过货物5.8亿吨,通过三峡枢纽的货运量6.8亿吨,是三峡工程蓄水前葛洲坝船闸投运22年过闸货运量2.1亿吨的3.2倍。三峡船闸的投运进一步改善了三峡库区和长江中游的航道条件,降低了航运成本,有力促进了船舶标准化、大型化和库区航运业发展。

  曾经处处是险滩的川江,如今已是高峡平湖,江阔水深。三峡工程的修建,让长江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

  在乌江流域,水电工程对航运的促进作用同样明显。

  乌江自古以来就是贵州北入长江的重要水路,航运历史悠久。但由于水急滩险,乌江早期较大船舶通航通常都被限制在思南、沿河以下的下游河段。

  随着乌江流域上最大的电站——构皮滩水电站的蓄水,由于水位提升后形成的回水淹没了多处碍航险滩,使乌江干流航道向上游延长137公里。而在此前,乌江航道只能抵达构皮滩坝址下游8公里的大乌江镇。

  开阳花梨乡清江村是乌江支流河畔的小村庄,距离乌江30公里,以前出门是望江兴叹,想要走出山村只能翻山越岭。构皮滩水电站蓄水以后,库区回水直达清江村,昔日的山腰村寨变成了渔村良港。

  为了上延乌江航道,负责该流域水电开发的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构皮滩、思林、沙沱三座电站开工建设了通航设施,均按IV级航道、500吨级船型标准建设,其中,思林与沙沱通航建筑物将于2015年建成,构皮滩通航建筑物将于2017年建成。

  届时,乌江干流航道总长将达到590余公里。从乌江渡顺流而下,到构皮滩经过三级垂直升船机,再经过思林、沙沱垂直升船机,航道一路向北,直抵重庆,通达滨海。贵州出乌江进长江至滨海的黄金水道正加速形成。

  而在贵州、广西两省,龙滩水电工程建成后,红水河实现全线通航,红水河成为沟通西南与珠三角的黄金航道,其运力相当于修建一条水上“南昆铁路”。

  利防洪:千年水患终消除

  长江黄河,哺育了中华民族。但是,千百年来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穷的灾害。水患,一直是中华民族的心头之痛。

  以长江为例,从汉初至清末,两千多年间,长江共发生洪水灾害214次,平均十年一次。近代以来,长江依然危害不减:1931年,中下游全部被淹,死亡14.5万人;1935年,江汉平原53个县市受灾,死亡14.2万人;1954年,京广铁路中断100多天,死亡3.3万人;1998年,受灾严重的中下游五省,死亡1562人,直接经济损失2000亿元……

  三峡工程的修建,改变了这一切。

  2004年9月8日,每秒60,500立方米的洪峰抵达三峡坝区,这是当时继1998年大洪水之后最大的洪水,也是三峡蓄水后的首次防洪大考。三峡工程将洪水期间大坝上游水位从135米抬升至136.2米,实施削峰调度,拦蓄洪水5亿立方米左右,既保证了机组的安全运行,又缓解了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度汛压力。

  2010年7月20日,三峡工程又从容应对流量达每秒70,000立方米的洪峰。经过调控,出库流量被削减至每秒40,000立方米。这年汛期,三峡水库先后多次发挥拦洪作用,拦洪总量260多亿立方米,降低荆江河段水位约2米~3米,防洪经济效益显著。

  2012年7月24日,三峡工程迎来峰值达每秒71,200立方米的建库以来最大洪峰。三峡枢纽充分发挥拦蓄削峰作用,将下泄流量严格控制在每秒43,000立方米,近4成洪水被拦蓄在三峡水库内,有效减轻了洪水对长江中下游的威胁。

  三峡工程的成功建设,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面对长江洪水“逆来顺受”的历史,由“人力治江”进入“工程治江”时代,谱写了人水和谐的新篇章。修建三峡工程实现了中华民族消除长江水患的梦想,堪称世纪伟业。

  面对中国的另外一条母亲河——黄河,水电工程的修建同样让桀骜不驯的黄河平静了下来。

  记者从中电投黄河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了解到,随着黄河水电的梯级建设开发,使各水库冬季出库水温明显升高,凌汛破坏率从86%-100%降低到11%-18%;使黄河上游河段两岸的防汛标准大大提高,减少了下游防洪压力,使黄河安澜无恙,奔流不息。千年“害河”变“利河”,实现了中华民族“黄河平、天下宁”的千年夙愿。

  除去防洪作用之外,水电开发建设还在供水、灌溉等方面发挥着难以估量的作用。仍以黄河为例,黄河上游水电站多年平均为宁蒙灌区增加有效供水17.08亿立方米,使灌溉区灌溉保证率由31%提高到86%,受惠耕地的达700多万亩,有效保障了沿黄省区农业生产。

  同时,黄河梯级电站使黄河下游不断流的保证率从54%提高到80%,为实现黄河多年不断流做出了突出贡献;使黄河枯水月的纳污能力提高31%~48%,输沙量降低了约61%,大大降低了上游向中下游的输沙量;还使龙青河段增加了600平方公里的湿地面积。

  古人云:上善若水。对于中华民族而言,对水资源趋利避害的利用不会停止。水电开发建设之“善”,也必将随着水电工程在中国的发展而让更多的人受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
已阅读次数:5034(2018-8-18 13:12:00)
  相关信息
联系我们 | 征稿投稿 | 营销业务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c) 1998-2018 版权所有 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邮编:10003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1号D座(木樨地)  电子邮件:
电话:010-68317638(办公室),68367658(营销中心),68545874(科水图书销售中心)
传真:010-68353010(办公室),68331835(营销中心),68545873(科水图书销售中心)
京ICP备12040861号-1  营业执照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